泉水叮咚 - 文史天地 - 商洛市政协
首页 政协领导 机构设置 政协要闻 提案工作 视察调研 文史天地 建言献策 社情民意 县区政协 委员风采 理论研究
首页 > 文史天地 > 正文

泉水叮咚
更新时间:2017-09-01 14:33:19   来源:商洛政协   作者:吴相阳 编辑:谢晓娟

  秦晓阳是个从山区来城市打工的小伙子,几经辗转,终于在一家自来水公司做起了催收水费的临时工。
水滴点点
  这天,晓阳来到城乡接合部的一个居民区收费。他从东到西,挨家挨户非常顺利地收了水费,最后来到最西头一户。晓阳敲门,里面鼓捣了半天,门才打开,开门的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。晓阳问道:“老人家,这户主人在家吗?”
  “主人?”老太太愣了愣说,“你是说我儿子吧?他正在睡觉呢,你找他有啥事吗?”晓阳说:“我是收水费的,能不能麻烦你把他叫醒,我只耽搁他一会儿工夫。”
  老太太犹豫了一阵子,然后小声说:“我儿子干活太累了,我不想惊着他,要么你就算算有多少水费,我给你行不?”
  晓阳说声“行”,就往安装水表的地方走。他正要查看水表,忽地听见不远处传来“叮咚、叮咚”声,那声音一听就知道是滴水声,出于职业的敏感,他想看看这声响来自何方,便绕过走道,向发出声响的地方走去。
  这里是个阳台,晓阳一眼就看到那儿有只水龙头,下面放着一个水盆,而那“叮咚、叮咚”的声音就是水滴进水盆发出的。这样的情况,晓阳见得太多了,这是有人在关闭水龙头时故意不拧紧,让那一滴一滴水滴进容器里,这样的滴法,被人称之为“抠水”,小水表里没啥反应,损耗都在公司的“大盘子”里。
  说实话,对这样损公肥私的小伎俩,晓阳很看不惯,可是面对眼前这位上了年纪的老人,他也不忍心说出重话,只好委婉地说:“老人家,就是用一吨水,也花不了几个钱,你这样滴着……”
  老太太一脸茫然,吞吞吐吐地说:“这、这滴下的水不是算在咱水表里吗?”
  看老太太明知故问,晓阳有些不快,便故意反问道:“当然不算在水表里,这个你难道不知道吗?”
  老太太低声喃喃道:“我,我真、真不知道……”
  晓阳指着没关紧的水龙头,还有墙角已经滴满的一桶水,笑道:“老人家,要真不知道,你怎么会这样一桶桶地装呢?说重了,这叫偷水。”
  “我、我……”老太太惊愕了,结结巴巴一句话也说不完整。
  这时,水照旧“叮咚”着,让人听着有些刺耳,晓阳赶忙走过去,想把水龙头拧紧,可是,没等他的手碰到水龙头,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断喝:“不许动它!”
  晓阳吓了一跳,回过头,只见老太太双眼圆睁,一脸肃穆地指着里屋说:“我儿子在里面睡觉,你别关它!”
  晓阳大惑不解:水的“叮咚”声不是吵着她儿子了吗?怎么不让关呢?于是他说:“老人家,关了它,你儿子不就能更安静地睡觉吗?”
  老太太平复了情绪,轻轻摇摇头说:“我儿子是从山里来的,我们老家的屋旁有个山泉,平时他只有听着这种声音才能睡得踏实。他现在太累了,你别打扰他好吗?”
  听老人这么说,晓阳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轻轻碰了一下。他猜想老人的儿子一定干了很累的活儿,老人才这样心疼他。这么一想,晓阳连忙离开阳台。老太太见了,一边用手帕拭了拭额头上的汗水,一边连声谢道:“小伙子,谢谢你没为难我这个老太婆,没关掉水龙头。不过既然水这样滴着,又没有算进水表,我自然不能占公家的便宜,我得给你们补点钱,你看,二十块钱够吗?”老太太说着就摸出几张皱巴巴的零票,往晓阳怀里塞。
  晓阳一把挡住,他知道水这样滴着公司自然会受点损失,但这位乡下迁来的老母亲,并不是故意的,她所做的仅仅是想让儿子睡得踏实些。这一切,都让晓阳这个漂泊在外的游子感到了温暖。
  一瞬间,他做出一个决定:公司的这点损失,他愿为老人“埋单”。晓阳激动地说:“老人家,你真是个好妈妈。你儿子睡觉时,你就让水‘叮咚’好了,等他睡醒后,你记住关掉就行。这二十块钱你先拿着,等我查过水表后再算。”
  晓阳查看了水表,算过水费,收了老人的一小卷钱,道声“再见”,出门走了。可走了几步,当他想把攥在手里的钱放进衣兜时,却发现衣兜里竟塞着几张皱巴巴的钞票,正好二十块。晓阳先是一愣,随即明白了,一定是刚才老太太趁他不注意时放进去的,他连忙转身,悄悄把那二十元钱塞进了老人家的门缝里。
疑惑处处
  过了些天,晓阳从外面回到公司,就听同事在嚷嚷:“晓阳,晓阳,有个老太太在找人,大家都不认识,你去看看,是不是你妈来了……”晓阳一愣:我妈去世快两年了,怎么可能!他正想问问清楚,一抬头,只见一位老太太在东张西望着找人,呀,这不是那天为儿子滴水的老太太吗?于是,他连忙迎了上去。老太太一看是晓阳,上前一把拉住他的胳膊,说:“小伙子,我终于找到你了!”晓阳一时闹不清老人为什么大老远跑来找他,忙问:“老人家,你有啥事吗?”
  “那二十块钱我得给你送来——我原本想早点送来,可一直脱不了身,今天我儿子睡醒了,我抽空来把钱给你,你好交差呀。”老人说着,就把攥在手里的钱硬塞给他。
  老人的儿子睡到现在才醒过来?这是怎么回事?晓阳正想问个明白,老人却急匆匆地往外走,嘴里还嘀咕着:“我不能耽搁了,我要回家和儿子说说话。”
  晓阳不知道老人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,他望着老人佝偻的背影,眼眶不知不觉有些潮湿。他想大街上车来车往,老人这么急匆匆地走回家,万一……这么一想,他连忙跨步上前说:“老人家,我也住在城郊,现在刚好下班了,让我顺道送送你吧。”
  晓阳扶着老人来到她家门前,停住了脚步。老人说:“我儿子醒过来了,这也多亏你那次没为难我这个老太婆呢,你进来坐会吧,我还要当着我儿子的面谢谢你呢。”
  晓阳随老人走进她儿子的房里。只见她儿子半卧着,微微打着哈欠。老人坐在儿子的身旁,用毛巾擦着儿子的额头,和他说起了话:“孩子,你终于醒过来了,娘好高兴,这也要谢谢你这位小兄弟呢——”
  可晓阳一看,她儿子除了“呵欠”没其他反应,不禁疑惑地问:“老人家,床上的这位大哥他到底怎么了?他并没醒过来呀——”
  “他咋会没醒过来呢?他以前一动不动,你看他现在眼睛已微微睁开了,嘴巴也在抖动着,这可是他两个月来的第一次——”
  晓阳一听,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,他看老人想给儿子翻身,可弄得气喘吁吁,也没翻动,便说:“你年纪大了翻不动,我年轻有力气,我来帮你。”说着,晓阳替老人的儿子翻过身,又轻轻按摩起来。老人抚摩着儿子的面颊,慈祥地看着晓阳,缓缓地说起了她儿子的病情。
唤儿声声
  原来老人和儿子是从山上迁下来被集中安置在这儿的。儿子为了让母亲早日过上舒心的日子,就到矿山做苦力挣钱,谁知在一次采掘中,儿子和工友们遭遇了意外事故,十几个工友全部遇难,只有老人的儿子被救出来时还有一口气。医生说,她儿子已经成了植物人,不知什么时候能醒过来。
  听到这里,晓阳不解地问,为什么十几个工友都死了,独独她儿子活了下来?老人说:“这可能是老天的照应吧,那洞里的缝隙竟会渗出水来,那水‘叮咚叮咚’落个不休,我儿子一定是靠它挺过来了。”
  晓阳还是不解地问:“你儿子和工友们被困在一个地方,他们都能喝那渗出的水呀。”
  老人说:“他们是能喝水,可光喝水哪行啊,到最后他们和我儿子都晕过去了。可那水照样在‘叮咚、叮咚’响。这声音对其他人或许没啥作用,可对我儿子却不一样。我家老屋旁有一股清泉,日夜不停地‘叮咚’滴水,我儿子从小就是伴着那‘叮咚’声长大的。听到‘叮咚’声,他就高兴得手舞脚蹬的。因此,我就给他取了个小名叫‘丁东’。我想他昏迷中听到那‘叮咚’声就知道是娘在呼唤他啊——在洞里,他身旁那‘叮咚、叮咚’的水声不歇,这不就是娘在‘丁东、丁东’不停地叫儿子吗?我儿子一直撑着,一定是不忍心撇下老娘啊!”
  晓阳恍然明白了:老人滴水“叮咚”不休,就是想要彻底“唤醒”儿子,让他早一天看到苦守在“泉水”旁的母亲啊!
  现在,老人的“唤醒”计划收到了一点效果,离她最终的愿望是越来越近了。晓阳满怀希望地说:“老人家,要是把他送回老家,听那真的泉水声,效果肯定更好,那他恢复得也会更快。”
  老人抬头望着遥远的大山,叹口气,摇摇头,说:“我是想这样,可老家没了,那股泉水被引到了城里,老家那地方早已建起了蓄水池……”
  听到这儿,晓阳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惆怅,正不知道该怎样安慰老人时,老人突然“呀”地叫唤一声,急忙起身,慌慌张张向阳台奔去。
  晓阳吓了一跳,但他马上就反应过来,原来此时窗外静静的,已没有了那熟悉的“叮咚、叮咚”的声音。晓阳匆匆跟着老人来到阳台一看,却发现那水龙头拧得紧紧的,而旁边却支起了一个木头架子,上面放着一只脸盆。此时,脸盆里的水滴光了,老人正从墙角的水桶往脸盆里舀水,水从脸盆底部的缝隙往下面的木盆里“叮咚叮咚”地滴落着。
  晓阳明白了,老人是不愿水龙头无偿地“叮咚”下去,才想出了这么个法子。刹那间,他的心被深深地打动了,他不由自主地接过老人手中的水瓢,颤声说:“老人家,你歇着,让我来舀。要是你愿意,我愿做你的小儿子,把这儿当成自己的家,帮你照看大哥,帮你让‘叮咚’声继续响下去。”
  老人仰着脸,呆呆地望着晓阳,就像凝视着一个从远处归来的游子,刹那间,她的眼角滚出了大滴泪水,双手颤抖着紧紧攥着晓阳的双手。此刻周围一片寂静,只有那“叮咚、叮咚”的滴水声在有节奏地响着。
  (作者:吴相阳,中国故事家协会会员、陕西作家协会会员。《你的软肋在哪里》等作品获全国文学故事百花奖等多个奖项,结集出版有小说集《泉水叮咚》。现供职于镇安县县广播电视台。)
 

上一篇:商州北宽坪,一个珍藏着红色记忆的地方
下一篇:麦子黄了

分享到: 收藏